盲歌

汪汪汪:

【棒团洗剪吹撕逼组合的CP】


当身外情的番外看~




我的花……我是要对她负责的!而她又是那么弱小!她又是那么天真,她只有四根微不足道的刺,保护自己,抵御外敌。


——《小王子》


群访的时候经纪人没拦住,突然有记者问吴亦凡:“还会和以前的队友有联系吗?”


吴亦凡楞了一下,然后敷衍:“会啊,不过现在大家都忙……”


“所以会有电话联络?”记者说。


当然不会了,吴亦凡内心烦躁,这个傻逼,还好马上有别的人岔开了话题。


他没有跟谁有联系,没有人会关切地跟他电话聊天,他有很多朋友,会去夜店,会泡妞,他忙得很,来不及回头想起往事,往事也没空骚扰他。


除了……除了黄子韬。


某天夜里他睡得天昏地暗,手机铃声却坚持不懈地响,要把他沉入梦乡的脑子都搅碎,他接通,那边却没有声音。


“喂?”吴亦凡很不耐烦,“你神经病啊。”


那边被激怒了,“吴亦凡你这个傻逼!”


吴亦凡沉默了几秒:“韬?”不知道为什么,他没有叫名字。


那边也愣了一下,声音带了几分呜咽和醉意,却不接他的话:“你这混蛋,自私小人,son of bitch……”


吴亦凡哭笑不得,这还骂英文。


最后黄子韬总结:“你妈炸了,嗝……”


这他妈是喝酒喝大了。黄子韬虽然成绩差却不缺教养,写个fuck就觉得自己拽得不得了,端着不良少年的脸却是脑残的心,如果不是喝得神经麻痹他不会这样。


骂完了吗?吴亦凡耐心地问。


啊……那边还恍惚着。


记得洗个澡再睡,喝点白开水。吴亦凡把电话挂了,然后把黄子韬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。


过了几天他想了又想,把黄子韬从黑名单里面放了出来,可黄子韬再也没有打过电话。


不久以后他知道黄子韬回国了,仍然互不相见再不提起,黄子韬是个很容易看清的人,但却不会因此变得无趣。以前在韩国,他和黄子韬还在一个宿舍的时候,黄子韬很爱写歌,多是用自己的生活当素材,所以又无趣又难听,还喜欢把他拉过去听,他那时候很想出去,后来却挺后悔没有拷一份回国。当笑话也好啊。


那时候他们的组合有十二个人,他已经觉得多得要死,黄子韬很黏着他,有时在偌大的舞台上他们各自分开,黄子韬会越过人群扬着头找他,视线撞上了,也不会干什么,只是笑一笑,像是完成了什么重要的事一样,转过头继续表演。可现在中国有十四亿人,熙熙攘攘,黄子韬也没有功夫去找他了。


吴亦凡神游天外,想啊想,终于想起了和黄子韬最后一次相遇是什么时候。


他们在机场的VIP洗手间撞上了。


吴亦凡正对着镜子弄头发,边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戴着墨镜的疑似盲人,弯腰洗手没几秒停住了,他以为这人要签名,然后反应过来那是谁。黄子韬说,吴亦凡吗。明知故问。


吴亦凡说嗯,是我。


往外走没几步就是等着的粉丝,吴亦凡却突然不想盛装出席了,他扒下黄子韬的墨镜,把黄子韬拖进小隔间来了一发。


黄子韬虽然成绩差又土,但在家人和前同事那里却几乎没有遭受多少挫折,唯独在吴亦凡这里是精神肉体双受创。射出来以后吴亦凡拿出镜子先整理发型,黄子韬边穿裤子边说:“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跑了又回来吗?”


???事后谈这个?


“你一定不记得了。你刚回来的时候我挺不安,有天晚上梦到你跑了,屋子空荡荡的,我吓得大喊你的名字,赤脚跑到你床边,喊你的名字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睡得颠三倒四,但你回答我了,你说嗯。那时候我以为你在,你会一直在,就安心了。”


黄子韬低着头,看着白痴一样坐在马桶上还没拉上裤子的吴亦凡,“没有谁应该顾着谁,还是谢谢你那几年的照顾。我一直觉得自己瞎了眼,对你说的话为你写的歌,还有我自己都被你扔得七零八落,现在我把自己捡回来了拼好了。该再见了。”


他弯腰拾起自己的包,推门走了。


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。


吴亦凡想起来了。那时候的黄子韬很喜欢自己一个人唱情歌,在他那一堆周杰伦王力宏中,有一首颇为格格不入,他夸了一下黄子韬难得的品味,黄子韬就非要让他拷到手机里欣赏。他拿出手机,发现那个track 01还躺在播放列表里,一次播放记录都没有,也没有名字,他都想不起到底什么了。他按了一下播放。


“日子快到头了,果子也熟透了


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


从此你去你的未来,从此我去我的未来


从此在彼此的梦境里虚幻地徘徊……


“喂!”经纪人叫他,“该走了!还有通告呢。”


“来了!”他把耳机一拔,站起身来。


“期待我们往日的灵魂附体,它重新再来。”


没有什么重新再来了,时间是一个幻象。再不会有某个静谧的夜,十几亿人里有个人在等,有个人在拨,为了酒醉后的一顿臭骂,为了那一瞬的念念不忘。

评论
热度 ( 93 )
  1. 胡栗赛丽汪汪汪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胡栗赛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