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结尾

一棵裁缝:

#西游伏妖篇# #孙唐# 接电影结尾,有剧透。

我身后那人正受着沙漠里热风的折磨,宽袍已经最大限度地驱散了笼住他的那股炎热,恶劣的环境自然对我们三个妖怪无影响,但不休的热舌却能够毫无阻拦地贴上凡人的身体,抽走他们的水分,最后干瘪的身躯连精气都留存不住,不要说普通动物,就连妖怪都会嫌弃。师父干裂的嘴唇和艰涩的喉管昭示着最后一丝生气就要被抽走,他抬眼越过我的后背往前看,无意识地眯起眼睛,随即眼前一片白光,向前倒去……
“喂!秃驴!”我转动原本扛在肩上的定海神针,撑住要倒下去的师父。
“嘶––––痛!咳……呃……咳咳!”他左肩还伤着,被这么一杵,整个人倒是疼精神了,喉咙的突然发声引起一阵干咳。我赶紧收了定海神针,让师父趴在我背上。
“……师父,”我小心翼翼将他往上提了提:“其实超度小善不用做得那样真,我那时不知为什么……控制不了力度。”
背上的人似乎点了点头,他几乎说不出话了。
沙漠异常安静,我又想起昨天和师父联手演的那场戏。
小善生前被未婚夫抛弃在荒山野岭,遭山贼蹂躏。要解开她的心结,需有一个坚定不移挡在她面前保护她的人,她爱上了唐僧,毫无疑问他必须是她的“未婚夫”,九宫那笨鸟,以为成功离间我和师父,那我们将计就计,所以我成了山贼的不二人选。
只是一石二鸟的计策而已。可当这个几乎只会唱儿歌三百首的凡人将白骨精护在身后,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的时侯,怒火瞬间没过理智,手只是稍微动了动,定海神针已经插进他的左肩,那人痛得浑身发抖。我就要握不住手里的兵器,惊惧间他以眼神示意我继续,戏还未演完,师徒离间还有最后一步……我只得将他挑起,抛出的一瞬间避开伤口,将他抵在残存的横梁上,这一幕终于解开了小善的心结,也让她承认自己是一堆白骨化成的妖精,整个河口村都是她变出来的幻象……此刻我的喉咙越来越紧,眼前还是刚才的景象:定海神针似有共鸣,将他的颤抖传至我掌中,伤口像开在我喉间,呼吸越来越艰涩.....
“喂!喂––––!呃咳咳––––呃––––”和尚见我走神,喊了几声也不见应,只好横着小臂,给我一个没多大力气的锁喉。奈何他一用力又剧烈咳起来,我翻了个白眼,嫌弃地偏头躲避。
“呃——咳咳,臭猴子,前面……”他眯起眼睛仔细辨认,确认是妖精的法术后两眼居然开始冒精光,看得我头皮发麻。
“秃驴,你兴奋什么,他们是来吃你的。”
师父咽了口唾沫,两眼盯着那栋气派的房子,断断续续道:“有妖……咳咳咳咳……就有食物吃,有水喝,我都瘪成这样了,他们不先喂饱我,怎么喂饱他们自己呃——咳咳咳咳——“话说太多,又开始干咳。
“……”
有道理,我只好背着师父朝那群妖怪走去。
还差十步距离,师父突然头一歪软倒在我背上,用极低的声音跟我说:“装得病重一点,我们大家吃得好些呃咳咳咳咳咳咳……呃——!!!咳咳咳咳!!!!”
我觉得他的肺快要咳出来了。我跨步冲入妖精的幻境。
也许这一路真是他在替我们修行。

【完】

评论
热度 ( 108 )
  1. 只未一棵裁缝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有道理嘛 骗吃骗喝的鬼马小师父 其实感觉这是最贴近伏妖电影里的唐僧形象了 电影里结束戏中戏后 除了...
  2. 胡栗赛丽一棵裁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胡栗赛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