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回原形

zqsg

自留地:

打回原形















机会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。








他自认为自己抓紧了每一个机会,可是天往往不遂人愿。








他不是第一次碰壁了,他曾经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篮球手,现实是他最后来到了韩国。








然而这次他心中却也有点惶然:私下接触他人,消失数日断绝联络,无论哪一项,在那个严苛的公司里都是该被严惩的行为。








 








想飞却终究飞回到原点,他却毫无其他选择,多么讽刺。








他犹豫了片刻,终究还是敲开了那扇熟悉的门。








 








如预料中一样,应门的是黄子韬。毕竟他回来这个消息,最先告诉的就是他。








黄子韬打开门,头发还支棱着,看样子刚从床上爬起来。








看清楚门外的对象之后他先是一愣,紧接着就眼睛发红的扑过去,好像得到什么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,语带哭腔的开口道:“队长,你终于回来了……”








他感觉被密不透风的拥抱着,他从颈旁毛茸茸的脑袋看过去,看到身后队员脸上含义复杂的表情。








他下意识就想把怀里人推开,然而对方紧紧的攀着他,甚至哽咽了起来:








“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不回来,他们还不信我……”








 








他反手带上门,这样,他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监牢。








这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生厌,从房间的装潢到角落摆放的花瓶,到成员脸上微妙的表情,再到怀里的这个人。他心里感到恶心极了,他想愤怒的砸东西,他想大声的吼着说别他妈这么看着我,却完全师出无名。








激烈的情绪烧得他喉咙发干,最后说出口的话却是:








“我当然会回来,谁说我不回来了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大概是出于团队发展的考虑,公司对他的惩罚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怖。








他心中其实是无所谓的,做出了选择自然要付出代价,这是理所应当的道理。








比起公司对他的惩罚,黄子韬变本加厉的粘人劲更让他头疼。








像是要弥补之前他消失的日子似的,黄子韬一有空就找他出去逛街,爬山,吃东西。








他用了许多个借口推诿后,终于想不出新理由了。








“老出去逛你不烦啊。”








“不烦啊,队长你不想和我一块儿出去吗?”








“我也有自己的事啊。”








被这么堵回去,黄子韬露出了忿忿不平的小表情,“队长我这不是怕你因为公司的事情心情不好嘛,出去逛逛多解压啊。”








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吃吃喝喝就开心了吗?他很想这么说,却只是笑了下:








“噢,那我谢谢你了还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出道这么久,大家或多或少都变了些,只有黄子韬,这个奇葩,依然分毫未变。








身高长高了头发从黑变黄到五颜六色都过了一道,包装得再成熟帅气,内里还是个幼稚的傻逼。








他看着黄子韬吃着自己买的旋风土豆,笑眯眯的对他说队长你对我真好,心里这样想道。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第一次见到黄子韬的时候,他已经在公司训练了好几年了。








来来去去的练习生一茬又一茬,他见得多了,并没放在心上。








直到有一天公司高层煞有介事的把黄子韬介绍给他们这些中国人,“他韩语几乎零基础,你们多帮帮他。”








本来在异国他乡,除了抱团取暖之外,更多的就是自保为上,谁愿意搭理将来可能成为竞争出道名额的对手。








但是那一天他结束训练后,看到一个人落单走着的黄子韬,鬼使神差的想起了那句话。








“多帮帮他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他快步走上去,拍了拍低着头的那人肩膀,用中文说道:“一起去吃饭吧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于是就如同沾上了不得了的强力胶一样,对方似乎把他看作飘在异国他乡的一根救生浮木,天天跟着他。








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买衣服,他们一同走过许多地方。








他爱戴克罗心,黄子韬就学着他买一堆首饰,他耳朵一串耳洞,黄子韬就学着他打了一模一样的耳洞位置。甚至出道后他们都是一样的rap担当。








他习惯了一个人,可是多一个小影子跟着他感觉也不坏。








 








黄子韬小孩心性,心里藏不住事,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爱和他说,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了出道后。








他一般都是心不在焉的听着,偶尔点头回应对方的抱怨和絮絮叨叨。








他以为他的神游被伪装得很好。








直到黄子韬有一天一脸郑重其事的和他说:








“队长,你能帮我分担我的烦恼,我真的很感谢你。”








“可是,你却从来不和我说你的烦恼,我也想倾听你的想法。”








“能不能下一次,把你的心事也说给我听?我想帮你分担你身上的担子。”








“我们彼此没有秘密,好吗?”








他想,你以为你是谁,如此自以为是。








他果然不喜欢黄子韬。








 








他笑了下,不置可否。








 









梦想之所以被称为梦想,多半是因为没有实现的缘故。
他以前的梦想是当一名篮球手,后来这个梦想破碎了,又阴差阳错的去异国出道当了明星,离以前的梦想越来越远。
要问现在的梦想是什么,他也答不上个所以然来,总之和做个偶像歌手没什么关系。

和队里其他人不一样,他对所谓的韩流完全不感冒,也对唱歌跳舞毫无兴趣。
一天枯燥繁杂的课程训练之后,他会去汉江边走走,站着吹会风,偶尔抽根烟。
那时他和宋秉洋关系好,有时候两人会一起过去,有一次宋秉洋叼着根烟对他笑骂道:“站那不说话装什么逼呢?”
“我是在想,我浪费了多少时间,还要浪费多少时间。”他没转头,继续望着江水。
“我就说你少看点心灵鸡汤吧,都想些什么呢,”宋秉洋撇嘴笑了下,停了一会,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色对他说。
那句话,他到现在都还记得。
“老吴,别瞎想,我们一定都能顺利出道,大红大紫,到时候一起衣锦还乡。”

那时说这话的宋秉洋早就离开了,而他一个人还在黑暗里走着,看不见光。

“所以队长,你的梦想是什么呢?”
他仿佛如梦初醒,看了眼满是关切表情的黄子韬,又看到旁边正等待他回答以做记录的采访人员,微笑了一下:
“以前是当一名篮球手,但现在希望团队能走得更好。”

自上一次脱队事件后,他并没有变得收敛,反而更加我行我素起来。
出去约会、私联粉丝又怎么样,反正大家都是这么做的,何况,还有黄子韬帮忙呢。
他回复着女友的kkt消息,十分漠然地想道。

等到玩完回到宿舍,已经是后半夜了,他放轻动作回到房里,还是吵醒了黄子韬。
黄子韬睡得迷迷瞪瞪的起来,揉着眼睛抱怨道:“队长你怎么才回啊,今晚经纪人哥问你到哪去了,我差点就兜不住了你知道吗!”
“我和朋友聚会去了。”他坐到床沿,看着对方充血的眼睛,心里难得的产生了点歉意。
他拍拍黄子韬的肩膀,“多谢你了。”
一来二去黄子韬也清醒了点,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队长,你今天是怎么了,访问时还走神。”
他晃了晃头,敷衍道:“没什么,就是想别的去了。”
黄子韬还想再问,但看他一脸不想再谈的表情又闭上了嘴,半晌呐呐的憋出一句:
“队长你以后还是别这么晚回了,经纪人哥那边不好交代,我也会很担心的。”

听到最后一句,他颇为玩味的抬眼看了过去,黄子韬脸上一片真诚的表情,见他看了过来,眼里却闪过了一瞬而逝的羞涩。
“今天真是谢谢你了。”他微笑着,摸了摸对方的头。
被他触摸的人瑟缩了下,然后软声说道:
“没,没什么。只是队长,你出去……约会,还是小心点,被发现就麻烦了。”
“你这么确定我去约会了?”他明知故问道。
“那当然!我都闻到你身上女生的香水味儿了!”黄子韬露出个小样儿别装了的表情,戳了戳他的锁骨部位。

“味道有那么浓吗,我怎么没闻到?”他佯装闻了闻自己的袖口,摇摇头道,“你骗我吧。”
黄子韬凑到他身前嗅了嗅,抬头道:“这味儿还不大——”然而话还没说完,整个人就被往前一拉,扑到了身前人的怀抱中。

他们离得实在是太近了,几乎都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吸的气息。
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黄子韬,那双眼睛里的东西实在是太精彩了,有尴尬,有惊讶,有懵懂,还有一些自以为被掩藏得很好的情绪。五光十色的混杂在一起,异彩纷呈。
他深深注视着黄子韬,平淡的开口道:“我身上真的很香吗?”

黄子韬觉得周身的香水味儿像毒气一样麻痹了自己的神经,他有些无措的张开口,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,半晌才对着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眸子迟缓的答道:“是,是啊。”
然后对方轻笑了下,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:
“早点睡。”
那双眼睛里,除了笑意,似乎还有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。
他不懂,直觉也不想弄懂。

怀着一种胜券在握的心情,他满意的离开了。
他终于明白黄子韬为什么做出之前那些略显奇怪的举动了。过度依赖他也好,全心全意支持他也好。
靠过去的时候,黄子韬会脸红,视线会游移,会惊慌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心跳变快,体温上升。
这一切真是太熟悉了。而这些都指向一个原因——
他想,他确定了,黄子韬喜欢他。








 









中学的时候在学校担任篮球队队长,算得上是个校园风云人物,有不少心怀仰慕的女生表露过心意。后来到了韩国出道,也顺其自然的交过几任女友,并不用刻意去追求些什么,毕竟他从来不缺乏爱慕者。
知道自己的异性缘一直好到爆棚,不过没想到对男人也管用。
想到这,他不禁觉得有点好笑,又有点荒谬。
在这之外,却又涌现出微妙的得意之情。

“先打到这里,休息一会。”他拍了下手里的篮球,对黄子韬扬了扬头示意到旁边坐坐。
黄子韬拧开一瓶运动型饮料,递给他:“给,队长。我今天特意带了水过来。”
黄子韬这动作突然让他想起了中学时在操场边给他送饮料的小女生,那时候校园女生纯情羞涩的表情和黄子韬的脸重叠起来,他不禁为这个想象画面喷笑了出来。
“怎么了?”黄子韬奇怪的看着他。
“没什么。”他犹带笑意的摇摇头,伸手接过水。
夜晚的篮球场灯光不算特别明亮,他隐约看到黄子韬眼里带着迷惑不解的神色,微微皱着眉,认真的,执着的,注视着自己。
看到这样专注的眼神,他忽然想逗逗黄子韬了。

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,递了一支过去:“抽吗?”
黄子韬嫌恶的看他一眼,摆摆手道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抽烟。”
他当然知道黄子韬不抽烟。
他自顾自的点了一根抽上,在一片烟雾缭绕里看似很随意的问道:“为什么不抽?”
黄子韬抱着手里的篮球,想了想答道:“不喜欢烟味,还会得肺癌。”
他嗤笑一声,喷了一口烟过去:“你能说点好听的吗?”
黄子韬挥了挥手驱散烟雾,一脸笑意地对他说道:“不过队长你抽烟的样子真帅。”

他哑然失笑,一瞬间有种逗人不成反被调戏的错觉,然而他马上收敛了笑容,沉着一张脸,把手上燃着的香烟塞到了黄子韬的唇间。
“吸气。”
黄子韬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有点懵,但是队长严肃起来的表情显然很有威慑力,他只得乖乖的依照指示。
刚吸入一口气,那火辣刺鼻的味道差一点让他窒息。他心中一发狠,紧紧地闭上双唇,将那股刺鼻的烟雾全部吞进了肚子里,等到吐出稀薄的烟雾时,眼睛里已经被刺激得流下了眼泪。
他泪眼朦胧地抱怨道:“我难受……”

黄子韬在头晕目眩里似乎听到了一声轻笑,有人轻轻地拭去他脸上的泪水,拿掉了他嘴角的香烟:
“烟,是这样抽的。”
吸了满满一口烟雾的双唇贴到了他的嘴上,一股股烟雾从齿列到舌尖,缓慢的渡进了他的唇中,转了一个圈,又被吸了回去。
双唇相接,唇舌交缠,渐渐的,所有的烟雾悄然消失,只余下淡淡的尼古丁气息,和对方口中隐约的饮料的柠檬香味。

虽然呛得人发晕的烟味已经差不多消散,但黄子韬却觉得自己的脑袋更加混沌了。
他怔怔地看着眼前人,震惊得一开口都结结巴巴的:
“队、队长……你这是……?”
他不知道该把刚才二人的行为归咎于什么,说到一半便有些难堪的住口了。
“你刚不是呛着了,难受吗?”对方一脸气定神闲,十分自然地帮他抹了抹嘴唇,“你现在还难受吗?”
嘴唇被粗糙的指尖摩挲着,黄子韬感到脑海中一片轰鸣,无法正常的进行思考,在混乱中木然地摇了摇脑袋。

夜色更深了,黄子韬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却清晰的听到了那蛊惑一般的声音:

“我教你的抽烟,你学会了吗。”








 









经过篮球场上那个意外之后,对,他称作那为意外,一时兴起的意外。
他想自己大概欠黄子韬一个解释,尽管还没想出合理的说辞,但对方似乎也不想给他机会解释,想尽办法避免和他产生交流。
做得太过明显,以致于令其他成员也发觉了。
“KRIS,你最近都不陪TAO洗澡了?”有成员特意拦住他问道,“你们吵架了吗?”
他没说话。对方于是当他默认了,拍拍肩安慰道,小孩子气,别介意。
“我没和他生气,他和我生气呢。”他笑了下,半真半假的答道。

黄子韬和他生气,他确实是没放在心上的。
一方面是觉得之前的事情的确是自己做得不地道,另一方面是黄子韬生气与否,对他来说实在是毫无关碍。
但有些事情,还是得解决掉才行。

吃完晚饭,他径直走向黄子韬的房门。敲了两下,里面没有声音。
他很有耐心的站在门口等了会,“韬,我知道你在里面。开门,我有事情和你说。”
话音刚落不久,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,然后门开了,出现的是黄子韬那张没什么精神的脸。
这副病怏怏的样子倒是把他吓了一跳。他一把拉住黄子韬的胳膊,对方像是有些脱力地往他身上倒,他赶紧把人扶到了床上。
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他伸手去摸摸黄子韬的额头,还好,没有发热。
“我吃了点感冒药,困着呢。”黄子韬无精打采的看他一眼,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。

“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。”他笑了笑。
“……”黄子韬没出声,只是微微皱起了眉,安静的看着他。
“有人问我们俩是不是吵架了,”他顿了顿,“你说,我要怎么回?”
黄子韬眉头一挑,像是想说些什么,最后瓮声瓮气的憋出一句:
“谁说的啊,哪吵架了。”
“我还以为你因为之前篮球场那事生我气呢。”他装作不经意的说道,凑过身替黄子韬掖了掖被角。
或许是因为他的话,又或者是因为他凑近的动作,被子下的身体陡然变得僵硬起来。
他轻笑一声,揉了揉黄子韬的头发。“没有就好。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日子在两人的僵持中不咸不淡的向前走着,黄子韬爱躲着他——那就让他躲吧,反正自己也不是没为改善他俩之间的关系作过努力。
既然对方不领情,那就不领情吧。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想道。

没有黄子韬,他依旧进行着自己的人际交往,直到午夜时分才回到了宿舍。
他之前喝了点酒,此时觉得喉咙有些干,在黑暗中坐了一会,决定起身去厨房倒杯水喝。
没想到,半路上和黄子韬不期而遇了。
他瞅了眼对方糟糕的脸色,心想感冒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好,好心倒了杯温水递过去:“喝吧,身体好些了吗?”
黄子韬没理他,自顾自倒了杯水,一下令他悬在半空的动作显得傻逼极了。
他放下杯子,头一回有些真的动怒:“黄子韬你怎么这么矫情?”
“我矫情?”黄子韬的声音是嘶哑的,却因为怒气而拔高了声调,“你是不是——”
没等剩下的话说完,他一把扯过黄子韬,沉声道:“别在这儿吵,回房说。”















这一章老是被吞,直接发图片地址好了T T








http://t.cn/Ry9Sqdt
















尾声

黄子韬搬离了宿舍,住到了K队。
其他人对此并不意外,毕竟他俩之间的间隙已经显而易见。有成员宽慰他,说TAO一时任性罢了,到时还会搬回去的。
他笑笑不语,心里却说你还是去安慰黄子韬吧,毕竟受到精神肉体双重创伤的可是他。

对于他和黄子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,他觉得不过是个意外罢了。
他当然是喜欢女人的,他也从来不缺女人。
是错误,修正便好。
他依然在正确的轨道上行驶着。

这一次他和黄子韬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僵持中,然而他却反常的并没有任何表示,也没有心思去挽回些什么。
毕竟他就要走了。

他一边整理着东西,一边想起了以前黄子韬粘人粘得紧的时候,自己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问的问题:
“我要是不在,你可怎么办啊。”
那时黄子韬是怎么回答的?
他笑了笑,十分不以为然的看了过来,好像在说你怎么会不在呢?
眼神里盛着满满的信赖与依靠。

他想,这一回,黄子韬终于该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。
不知到那时候,他又会流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?
他这么想着,脸上露出一点恶意的微笑。
他慢慢地打开门,回头望向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地方,无声的做了个口型:
“bye-bye”













-END-







评论
热度 ( 222 )

© 胡栗赛丽 | Powered by LOFTER